为什么有些年轻人搞副业越来越穷

最近,我在做两份副业,在晋江文学上写网络小说,在小红书做博主。

大一第一学期期末考完试,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开始在晋江写言情小说,反正我有时间、有精力、表达欲旺盛,也一直在那里追小说。没想到,晋江很快就跟我签约了。

1月初开始写,2月初有了收入,到现在,我的小说更新了20万字,赚了大概1000元。这笔钱赚得并不舒心,所以都被我拿去买冰激凌吃了,就当是“安抚”自己。

我之前在微博上更新小说,当我刚开始转战晋江时,因为风格与之前不同,被给了很多差评。风格变化是我有意为之,我在更新前专门研究了一些在晋江受欢迎的小说,刻意改变了文风。没想到,有微博过来的粉丝说,“我不敢相信之前那些是你写的”“你是不是把号卖了”。这些评价对我的情感伤害很大,不过持续更新下来,现在我的小说几乎都是好评。

图片[1]-为什么有些年轻人搞副业越来越穷-乐学小窝

前段时间新学期开学,我又有新麻烦了。之前我每天拿出两三个小时来写,能日更3000字,可现在,晚上10点多才下课,我回到宿舍就得挑灯夜战,写完当天的3000字,就到凌晨1点了。第二天一早还要爬起来上课,身体一度有些熬不住。

写小说是我的个人爱好,做小红书博主,就纯属偶然了。我之前为了推广自己的小说,在小红书上开了账号。没想到,很快就有人联系我,付费让我推荐小说。但价格都很低,只够我每天买份草莓吃的。

现在我的小红书账号有600多个粉丝,粉丝对我没什么要求,更新内容也不用花精力,所以对于账号运营,我非常佛系。

我的主要精力还是花在写网文上,最近我降低更新频次、改为隔日更新,把之前一天的写作任务分配到两天,每天拿出一个多小时、写1500字。每天在上学路上构思,在别人玩手机的时候写作,算是在学业和副业上找到了平衡。

我是一个骨子里自带副业基因的人,一有机会就想赚钱。在高中时代,上街卖过气球、帮同学代写过作业,大一上学期,还帮同学答“到”。高中时代,靠给同学写作业,我一个月能挣500块。卖气球,在街上连续摆了10天,只能算勉强回本。大学帮同学“答到”,不守信用的人比较多,我后来索性就放弃了。

我现在的副业,也是秘密进行的,爸妈并不知道,他们希望我时时刻刻在学习。我也经常担心,知道的人多了会失控。

我感觉,大多数人想搞副业的人,其实高估了自己的天赋,包括我在内,看着别人赚钱当然眼馋,觉得自己也有这份能力,但只有尝试了才能看清自己。

我账户里现在躺着几万块钱,每天看着这笔钱带来的收益,有满足感,也有不甘心。因为这笔钱基本都是我省下来的,而不是赚来的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感受赚钱带来的快乐。

这届打工人,不仅工作要“卷”,副业也要“卷”。

从当年的“斜杠青年”到如今的“零工经济”,搞副业,越来越成为年轻人频繁提及的话题。领英调研报告显示,疫情期间,有超过60%的职场人开展了或计划开展副业和兼职,78%的人表示疫情结束后仍会在本职工作外继续兼顾副业和兼职。

但能把副业搞得风生水起的仍是少数,大多数年轻人在经过一顿折腾之后,都不得不承认“副业没搞成、反被副业搞”的事实。

笔者和几位年轻人聊了聊发现,他们搞副业的初衷,要么是迫于经济压力,想增加一些额外收入;要么是不满意本职工作,需要寻找新的出口;亦或是自认有多余的时间精力和明确的兴趣爱好,希望能靠本事变现。

他们几乎都开展过不止一份副业,最常见的有小说或稿件写作、塔罗牌占卜、微商小买卖,还有随互联网社交平台衍生的“树洞”陪聊、自媒体博主、游戏创作、做绒花、捏粘土人等。

不过,要想找到一门既赚钱又可持续的副业,并没那么容易。有人为副业牺牲了几乎全部的休息时间,反而得不偿失;有人承受着情绪和精神的双重内耗,决定及时止损;还有人为学习副业技能,花费几千甚至上万元先报培训班,反而被割了韭菜。

在五花八门的副业里,他们没赚到什么钱,倒是收获了一些经验和教训。比如,天上不会掉馅饼、副业也得和技能相匹配;快钱并不好赚、付出也不一定与回报成正比;年轻人有想法、能折腾,但搞副业和做正职一样,贵在行动力和能坚持。

28岁靠副业找出路,尝试近10种均放弃
李隐 | 测试工程师

我的本职工作收入不错,但很辛苦,忙时会加班到后半夜。而且工作五年下来,我对自己的主业不算喜欢,也不想继续钻研技术,就琢磨着尽早找到其他出路。

近一年时间,趁着工作没那么忙,我开始密集尝试大量副业,数量多到两只手都数不过来。

其中一大方向是写作方向,比如写拆书稿、给公众号投稿、在晋江文学上写小说;还有创作类的,比如微信表情包打赏、AVG游戏创作;还有做手工,比如做绒花、捏粘土人;另外,我还做过塔罗收费咨询,了解过卖二手货、录音等等。

其实我选的每一份副业,都有一定的成功概率,但每当我意识到自己并不适合,就会立刻失去坚持的信念。有的是因为不够热爱,有的是才华不足,有的是没把握住风口,结果都是草草收场。

尝试写作之前,我专门报了一个写作培训班,花了3600元。我在班上属于努力且成绩排在前几名的,但真正面向市场时,只用写作换回来了600元,其中一篇拆书稿挣了500元,一篇公众号稿件挣了100元。算下来,还倒亏3000元。

写作是一个需要沉下心、不断输出的过程,还要保持源源不断的灵感,才能写出好文章、卖出钱。一个月之后,我就陷入了疲惫期,写出的文章被拒稿了三四次,就暂时放弃了。其间,我也在晋江文学写小说,审签四五次都没成功,写写改改一个多月,自认创作力不够,所以也放弃了。

塔罗牌风靡网络的时候,我也做起了占卜。因为踩过写作班的坑,我先报了一个6块的塔罗牌占卜体验课,后续的买牌、买视频课共花了400元。上手后,我先到贴吧做免费咨询积累经验,摸到门道后在闲鱼接单。几天时间,我接待了十几位顾客,一单二三十元,但每次发帖都会因为违规被下架,还要扣信用分,也就放弃了。

后来我也做过绒花,第一次尝试的当下就放弃了,因为我发现这项手艺审美比技艺更重要,不适合我。

在这些副业经历里,比赔本不赚钱更让我痛苦的,是28岁的我能做的副业技术含量都不高,18岁的学生也能做,可能还做得比我好。

但我还想坚持下去。我对副业的设想是,如果能靠副业挣钱,就换一份清闲的工作,找机会慢慢让副业变成主业。

最近,我在捏粘土人。因为几年前捏过,也一直喜欢二次元,现在我想重新捡起来,手艺也在一点点进步,希望这一次能成功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 分享
相关推荐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代码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