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儿对我还不如乞丐

每个月的第一天,汤翠芬都是会坐三个钟头的客运车到城内,其目标也是为了更好地向女儿要钱,每月三百元,不多不少。

虽是生活在农村,消费没城内高,但汤翠芬一不种田、二不养殖,日子过得困窘。就因女儿给的生活费少,让她在村里邻亲眼前抬不头来,她也经常埋怨,女儿当个老总,却将自身像乞讨者一样消磨。自家女儿每月给乞丐3000,给自己300,女儿说这很公平

图/源自网络 侵权请联系删除

埋怨归抱怨,她也万般无奈,可就在前几天,和她打过一次麻将游戏的柯会岚三更半夜跑来找她,跟她说:“翠芬呐,我见你打牌连几元都需要欠着,这就对你说一件事,你听了可别怪我嘴碎。很有可能你还不知道,每到月底,我还能看见你女儿从市里回家,买着大黑包的食物帮我那隔壁邻居田跛子送去,我观查好长时间了,你女儿每一次回家后,那田跛子第二天准会去银行存钱,手里那很厚的一叠,少话也得有三千元!”

汤翠芬难以想象,反询问道:“田跛子,便是之前在农贸市场行乞的邋里邋遢男生?每月给那乞讨者三千,还每到月底都是会回家,怎么可能!”

柯会岚:“嘿,讲了请别不敢相信,你那女儿可是我看见成长的,难道说你从外省回家这一年半载都没清晰,你离去的这么多年,姜小禾是由田跛子养活的么,你这妈妈是怎么当的?更何况那田跛子早已很多年不行乞了,他如今每日在公园和他人喝饮茶、下玩象棋,过得非常非常好呢。”

待柯会岚走了之后,汤翠芬毫无困意,天还未亮便去等客运车了,她的胸脯似压着块石块,总感觉不畅顺。女儿本来每个月都是会回家,却从来不看来她,也不肯将那300元生活费送过来,非让自身取走,今日一定要她给个观点!自家女儿每月给乞丐3000,给自己300,女儿说这很公平

图/源自网络 侵权请联系删除

(二)

姜小禾虽仅有35岁,但工作能力较强,毕业后后自己创业,时迄今日,已经有好几家时装店。她有一个心疼自己的老公,有一个讨人喜欢的女儿,生活过得幸福美满。即使是老总,她也每日循规蹈矩,不敢懈慢,仅有在每个月的第一天,她才会歇息,由于这一天妈妈会到店里去拿生活费,她有心绕开。

一个月就睡一次懒觉,却被接二连三传来的电话声弄醒。接入电話,传出职工着急的响声,“老总,你妈妈来滋事了,她身背一捆柴火,说你再不发生,她就需要烧店。”

姜小禾皱眉头,“把钱给她,她就不容易滋事了。”职工急道:“给了呀,她讲今日想要你给个观点。”姜小禾无可奈何,只能站起来下楼梯,当抵达时,店门口已围了许多看热闹的人。这时,汤翠芬抹着一把流鼻涕一把泪的喊道:“诸位帮我评评理呀,这便是我女儿,她来了。她每个月只帮我三百元生活费,却给一个乞讨者三千,内心全是肉长的,你觉得她如何就那么绝情呐!”

听到这话,看热闹群体都对姜小禾指手画脚,骂她是个不孝之子。即使姜小禾性子再好,也忍不住了,她回道:“我每月给三百,一年便是三千多,不知骂我的人,你们一年会有给爸爸妈妈三千多?”

瞬间,众怒少了一半。姜小禾望着汤翠芬长叹一声,说:“闹可以了就回去吧,那么多的人看见,危害不太好。”

汤翠芬冷哼一声,“你还知道危害不太好,你是我心中的女儿,我见你一面却难如登天,你每个月帮我三百元生活也就而已,可你为什么要给那一个乞讨者三千,非亲非故的,为何!”

姜小禾本不愿纠缠不清,可衣袖被妈妈拽着,措不及防,跌倒在地。站起来后,姜小禾气管:“我每月让你三百,给田叔三千,这很公平公正。当那么多的人的面,你真的想让我讲出去?”自家女儿每月给乞丐3000,给自己300,女儿说这很公平

图/源自网络 侵权请联系删除

(三)

姜小禾本不愿让妈妈在光天化日下尴尬,可应对妈妈的得理不饶人,她只能慢慢讲到:“在我8岁那一年,你每日想象着发家致富,不但输掉了家中的钱还四处欠债,爸爸为了更好地替你还是上,每日奔走繁忙,但你却消退得无声无息。

在我10岁那一年,爸爸由于太疲劳而生病了,消退三年的你也发生了,我本来认为你是回家照料爸爸的,可你回来几日后又不见了,一并拿走了家中全部值钱的东西及其爸爸仅剩的看病钱!

爸爸离开了,你也走了,那时候的我才10岁,你可以曾想过我该怎么生活?家徒四壁,亲朋好友们视我看不到,我便只有去农贸市场捡剩饭剩菜吃,若不是田叔怜悯我,每日将行乞来的食材分我一半,我又怎很有可能还活着?

更之,他为了更好地能要我有出息,想尽办法要我去读书,但是没有钱啊,他便只有瘸着腿去下苦工。你能想像那就是如何一副界面吗?一次次摔倒,一次次被老板辱骂驱逐,他却依然面带笑容的求老总使他留有,即便如此,救命钱也比他人少一半!

就这样一个非亲非故的人使我成材,要我拥有拼搏的驱动力,才可以过上现如今的好生活。可你嘞,不但幼年要我孤孤单单,并且消退二十多年后回家做的第一件事是啥?居然是输钱,让他人带去我!

你居然还记住你有一个女儿啊,也幸亏,我现如今有工作能力,可相信有一天,若我都不你欠的那二十万,我的命运又将怎样?即使你回来后,又可曾在意过我是如何成长的,有去掌握我的过去吗?你回来快一年了,任何东西都没做,乃至同住一个镇,连养我成长的人到底是谁都不知道。你一天到晚好吃懒做,的身上没有钱,去棋牌室看都可以看上一天,我又哪敢多让你钱。如今,你还是感觉公平公正吗?”

一番话说得汤翠芬无地自容,看热闹看热闹的人换脸也快,对她唾骂万分。汤翠芬听到别人的斥责,垂头丧气的正打算离去,背后又传来姜小禾的声响来,“妈,都说望女成凤,可我更想望母成凤,以往的一切我还可以可选择性的忘掉,如今,只期待你能集中精力,安安稳稳的过日子,如此,又怎会弃你不管不顾。”

汤翠芬背朝女儿,听着女儿掏心窝子得话,一边走一边泪流满面——原先在悄无声息间,就是这样混混沌沌地赌了半辈子,到老时又返回了起始点,一无所有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 分享
相关推荐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代码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