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林的副业经

老林在单位就是老油条,上不去,也没法开掉,做做边缘化工作。日常打打杂,贴下发票,处理下文印,还有跑跑腿,代购什么物品,还有就是客人来了泡茶端水这类,没事做的时候,他就打瞌睡,他说这是家族遗传基因,只要躺在椅子上就容易犯困,高考的时候英语老师,考着考着就睡着了。因为我是做人事考核工作的,老林这个人不喜欢也不讨厌。因此扣除三险一金后,老林每个月到手三四千元,他也不闹不争。而老板觉得现在找个熟手也犯不着,毕竟老林熟悉了,小年轻不一定有他好使听话。

年夜饭,很少晚上同事聚餐的老林,今天被领导叫住必须参加。没想到这个人不胜酒力,喝着没几杯就趴下了,领导叫我负责送他回家。

谁知道其貌不扬,每个月领着垫底收入的老林,家里居然住在融芯名邸的小区,这个富人区,物业费贵,而且都是联体别墅。据说有地下室有院子还有阁楼和阳台。能买得起房子的人,经济实力不简单。

图片[1]-老林的副业经-乐学小窝

这个时候,老林醒来了,路上手机来电了,我以为是他老婆催他,原来是另外一个人,这个电话让我知道了老林的秘密。知道了老林怎么赚钱买联体别墅的。

这个电话应该是催老林的,老林喝了酒,借着酒劲说今天哪怕一晚上赚一万也不去,喝了酒不能开车,喝了酒忘记了经书,喝了酒醉醺醺,唱不动。还说自己忙成这样,都没好好时间一起聚餐,没有自己自由时间,有钱赚,没命花,今晚就是不出去了。

我忍不住问老林晚上还有什么活要做,老林看我瞒不住。告诉我,他晚上去做道士,今晚又有生意来了。

原来老林业余时间在当道士,天冷了,很多老人熬不住走了,突然而来的变故,就想到让老林这个念过点经书,会唱变文的人去应付。老林就这样一下班就开始做道士念经这个副业,做着做着就熟悉了。说自己唱着开坛、请水、开路、观圣、地藏、破狱、过桥、舍孤……老林说反正没人听得懂,拉拉腔调,有口无心,装腔作势就可以了。

一场经文下来三四千,几个人分分钱,有的时候孝子孝女为了在村民面前表现下,会格外加戏,什么救赎经、血湖灵、十王经什么,有的时候一万元。现在老龄化严重,走掉的老人也比较多,平均一晚上三四千总有的,抵得上一个月工资了。因为有的人直接找他,一年下来可以赚个四五十万,而做头师,就是牵头人往往一年赚个百万。

图片[2]-老林的副业经-乐学小窝

平日里晚上一直念经到半夜,甚至凌晨到家,因此白天比较容易瞌睡,就偷偷打个盹什么,考虑以前房子公寓楼,半夜回家楼上楼下受影响,干脆就在帮别人家新房搬家入屋念经的时候,凑了钱也买了套联体别墅,同时有地下室有阁楼,可以置放工具用。

老林说上班就是图个安稳,对外也是有工作的人,同时可以缴纳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之类,到手三千元其实也不在乎,就是每个月油钱而已,到了下班就开始真正搞外快赚钱。最主要这种副业做的没有指标,没有业绩考核,而且东家还客客气气泡茶,两包香烟,一顿饭,还有钱,这种钱赚的没有赊账,没有讨价还价,没有后遗症。除了没时间花钱,其他都不错。

老林说等他退休了,到时候组个团,到时候可以叫我过来帮忙,比如吹吹唢呐或者敲鼓什么,或者手抄经文梵唱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 分享
相关推荐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代码图片